F

各位看官請到原po太太處留言表愛喔
謝謝

王嘉尔的入职提问

你不知道我家的门牌号:

笑死姐了,主持人问的问题太正式,嘉嘉不配合啊,跟那天凌晨直播一样,一直在叫“有没有尺度大一点的问题?”
好了,后面问题来了:
问题一,今天内裤什么颜色,(感觉像是他自己提出来的⊙_⊙)
回答:黑色!


问题二:嘉嘉,你和白敬亭是什么关系?
回答:很复杂的关系(一点都没有思考就回答了!)


问题三:嘉嘉,你有没有男朋友?
回答:(矜持而又有礼貌的微笑)谢谢。


这宝宝太逗了!最后还剧透了已经把第四首单曲都录好了,还有这次的新单曲会穿衬衣,然后衬衣的一二三个扣子是不扣的!!!
(*/∇\*)(*/∇\*)(*/∇\*)

【all嘉】放縱 /上 (宜嘉 珍嘉)

-汐沉-:

我寫了五千多字幾乎都是車......


看到字數我懵了哈哈哈


*純屬虛構 請勿上升真主


*分上中下 都有車 慎入 未成年nono


*為了開車而開車 沒什麼劇情


*ABO


*all嘉設定 宜嘉 范二 豬爾 七嘉 斑嘉 有爾


*上只有宜嘉車 珍嘉車 三人行




ok看文↓




太羞恥了不敢放微博 用看看石墨哈哈




皱皱鼻子,用气音埋怨的碎碎念。


金有谦越想越生气,越想要用自己的味道盖过去。


小孩儿的倔强和固执非常可怕。


空气里顿时充满了酸酸甜甜的橘子味。




-待續-


謝謝大家 歡迎勾搭~


中一看就知道一定有有爾......


可能有范二......


天啊 我都寫這些什麼羞恥東西.......




我開始我的剪影片事業了


我要好好修練一下哈哈哈哈哈


第三者差不多要完結了~~


可以期待一下 


下一篇三人行系列會是珍嘉七喔~


好難寫.......




嘎嘎的新歌!!!!!

你不知道我家的门牌号:

是我们的嘉嘉啊,又凑了一套运动服出来!这孩子,管不了了π_π
还有,再大的舞台也拴不住一个自由不羁的灵魂,今天的嘉嘉又疯又可爱!!!!

你不知道我家的门牌号:

看了群访,退出去刚好又看了后台的采访,嘉嘉画了好可爱的杰尼龟啊!才想起来我的港澳通行证也没有续,明天还得赶时间回去办一下,万一能赶得上时间呢
( •̥́ ˍ •̀ू )( •̥́ ˍ •̀ू )( •̥́ ˍ •̀ू )

这个miniFM也实在是太突然了

vVv0vVv:

枪炮与玫瑰我都有,你,要不要跟我走?

那年雷鸣6

。:

          









        第二天王嘉尔和往常一样开车送段宜恩去学校,期间车里氛围一片沉闷,副驾的人头一直软软地靠在车窗上,耷拉着眼皮神情蔫蔫的样子,眼睛下方有着淡淡的乌青,疲惫一览无余。



        


         王嘉尔料到他会心情不好,昨晚那样的拒绝,让人有多难堪和委屈,王嘉尔虽然无法体会,但是却能够想象。毕竟生命之中再没有哪个人会对自己说"我准备好了。",这样的话,再没有哪个人会,那么急切那么真诚地想把自己完全交给他,段宜恩大概是唯一的一个。






        其实如果换做是其他人,不管是谁,他大概不会有所犹豫,有所顾忌。不过是欢爱而已,有与无,于他无所谓的,但是他面对的这个人,却是不知用着怎样纯真美好的态度来对待,不知道套上了多么神圣宝贵的光环,才会用了昨晚那样令人心惊的语气和眼神。




      可能只能用天使的羽翼来比喻他,让人舍不得玷污的存在,一举一动都像一种亵渎,充满了禁忌的甜腥。
况且是在这眼下乱七八糟的现实中,王嘉尔想他大概会遭到谴责,至少也需要整理一下,可是眼下,连整理的时间都没有。






        王嘉尔已经不知道这段愈来愈糟糕的关系,未来该怎么办,后来反应过来,其实最糟糕的,都是自己。






        到学校了,王嘉尔默默地看着段宜恩低垂着眼睛,一如既往地动作干脆地解安全带,再伸长手臂绕到后座去拿书包,全程没有看过王嘉尔一眼。






     


      王嘉尔心里叹口气,最后还是抓住他就要收回的手臂,那人才终于抬起眼,看着他,眼神沉静。





     "开心点,别影响了学习。"  王嘉尔还是轻声细语地嘱咐道,至少这句话是发自真心,他是真的不想影响段宜恩的学习。







      段宜恩眼珠动了动,最终咧嘴笑了出来,是王嘉尔最喜欢的笑,两颗雪白干净的小虎牙甜甜地外露着,看起来一点也不勉强的样子,好像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我没有生气。放心。" 他纤长手指带着暖热的体温,轻轻覆在王嘉尔抓住他手臂的手背上,然后很快地撤走,像是一片轻柔的羽毛,将王嘉尔的心跳那样温柔又暧昧地撩动了一下。






      然后他迅速转了脸,打开车门,纤瘦的背影很快便混入了身着同样制服的学生群里,一晃眼,就不见了踪影。




      王嘉尔盯着人潮涌动的校门口出了一会儿神,甩甩头把那点不安和烦躁感抛到脑后,驱车前往医院。





     时间还很早,医院冷冷清清的没什么人,王嘉尔手捧着在外面花店买的还带着露水的花朵,站在老师的病房外,透过门上的透明玻璃往里看去。她躺在洁白的病床上正闭着眼熟睡着,整个人憔悴又单薄,王嘉尔只觉得心里酸疼,不过一段时间没见,病魔的折磨那么残忍,就快要让他认不出她来。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拧动了门把手,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房间里有别人来过的痕迹,角落里的椅子上放着一个女士皮包,床头柜上的空气加湿器安静地运作着,让淡淡地薰衣草香布满整个房间。看似温馨却又清冷的氛围,就像床上那个单薄如纸片的人,仿佛下一秒就要带着王嘉尔记忆之中熟悉的温暖笑容,消失不见。





     王嘉尔胸口闷闷地四处寻找着,终于在角落里看见一个布满灰尘的花瓶,于是轻轻地把花放在老师的手边,然后抱起花瓶出了病房,打算将它清洗干净,再装水回来。刚出了房门,便看见一个女子站在门口,用了微微讶异的眼神看着王嘉尔。







     王嘉尔愣了愣,细细打量了她几眼,那女子留着栗色的长卷发,穿着黑色的套装,脸上妆容精致,眉眼看在眼里分外的熟悉,让王嘉尔想起老师给自己看过的,年轻时候的照片。



      "你是?"   女子看了看他手里抱着的花瓶,再把视线移到他脸上,试探着问。






      "我是王嘉尔,是老师以前的学生。"   王嘉尔大概猜到女子的身份,但是来之前就对这位"家人"没有什么好感,所以语气里的生硬和冷淡十分明显。





     女子似乎并不在乎他有些不礼貌的语气,转而微笑着说:"啊,你就是妈妈经常提起的王嘉尔。" ,说着看了看他手里脏兮兮的花瓶,"我陪你去洗吧,正好有些话想跟你说。"






     洗漱间有些远,王嘉尔抱着花瓶听着身旁女子絮絮叨叨地说着话,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






     "真的很感谢你这么照顾我妈妈,之前的医疗费用我会马上打给你的。"  女子不甚感激地说道,"昨天也来了一个妈妈的学生,但是昨天妈妈昏迷太久了,都没有和他怎么说话。我想应该是你的朋友吧。"






      "真的非常感谢你们,要不然。。妈妈也不可能会撑到我回来。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我会。。。"






     "交给你?"   王嘉尔突然开口打断,让女子直接愣在了原地,因为他语气里隐忍已久快要爆发的恼怒和难过已经无法让人忽视不见。





     


      "你让我们怎么放心交给你,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王嘉尔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冷静下来,他抱着花瓶的手指用力到发白,"老师一个人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十年,我们都以为她无亲无故,什么事情都自己扛下来,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





     "我们都已经做好了要照顾她一辈子的打算,现在老师快死了,你才想起要回来。"  王嘉尔笑容讽刺地说着,不远处窗口吹进来的风刮得他眼角生疼,"你现在知道回来了,我们是应该替她感谢你呢…"



 


     "还是替她质问你呢?"





     "王嘉尔先生。"    女子神情早已冷却下来,面对王嘉尔的怒火似乎不为所动的样子,只见她神态自若地将耳边的一丝碎发轻轻别在耳后,嘴角带着有些嘲讽的笑容,徐徐说道:"你现在已经在质问我了不是吗?"





      "那我想请问你,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质问我呢?"女子操着双手在胸前,和方才礼貌亲和的样子完全不同,强势的气场逼得人退却。




     "你什么立场?"






    王嘉尔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紧咬着牙,用双眼紧紧盯着女子的面庞,手里的花瓶像是要被他捏碎。






    "无亲无故的人又不是只有一个人。" 女子突然神情有些低落地开口道,"小时候家里穷没钱给爸爸治病,爸爸就是这么走的,那时候就明白钱有多重要,我离开这么久,在国外摸爬滚打,终于挣够了钱,可以给妈妈想要的生活了,可是她却。。。"





     她再抬起头时,眼眶红了一圈,声音有些哽咽地继续说道:"可是这么多年来,妈妈没有一天理解过我,想做的事情也好,我的愿望也好,就像那些我每次给她汇过去的钱一样,全部退回我的手里。"





     


      "那种有亲人跟没有一样,没有任何人理解,没有任何人陪伴,我想着她她却理都不理我的日子,你体会过过吗!你有经历过吗!"




     "那种你想对她好,她却十年来次次将耳光扇在你的脸上的感觉,你有过吗!"  女子情绪异常激动起来,表情一片崩溃般的破碎。





    "我没有。"  饶是女子的话像是在王嘉尔的心里狠狠地洒下了一大把碎玻璃一样,刺得心脏生疼,他面上还是波澜不惊的,只是声音带上了些许颤抖。





    "你说的那种体验,我连对象都没有。"  王嘉尔面无表情地徐徐说道,换来女子的怔愣。






    "本来算是有了,现在也要离开我了。"  王嘉尔自嘲般地喃喃低语,抬头看着女子有些迷惑不解的神情,像是无所谓地耸耸肩,笑得比哭还难看。





    "还有你怎么回事?"王嘉尔转而皱起眉头看向女子,"张口闭口都是钱,你知道老师她到底想要什么吗?"





     女子被他问的哑口无言,眼神来来回回地看着王嘉尔,有些慌张地想要开口,就被王嘉尔打断。





      "你不知道吧?你大概,连老师最喜欢的花都不知道。"王嘉尔看了看手里的花瓶,再抬头看她,语气平静。



      女子咬着下唇,盯着那花瓶,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却没有说话。





      "她要的不是你那一套,她要的,不过是你能一直陪着她罢了。"王嘉尔徐徐说道,"哪里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俗气呢。"





     "这大概就是,她一直无法理解你的原因吧。" 说完这句,王嘉尔便抱着那花瓶,绕过她,向前走去了,好一会儿,背后才传来女子压抑着的痛哭声。






     再回到病房的时候,老师还没醒过来,王嘉尔轻手轻脚地把花插进换上干净水的花瓶里,刚拉了椅子想要在床边坐下,就听到床上老师轻微的呻吟声,连忙抬头看去,见她双眼微睁,像是已经醒过来。





     "嘉嘉。。。?"   她皱了皱眉头,艰难地撑起身子,有些费力地分辨眼前的人,那好像很久没听见的熟悉嗓音轻声唤着王嘉尔的名字,硬生生地让他红了眼眶,眼前霎时有点模糊。他于是连忙吸吸鼻子,上前扶住老师瘦弱单薄的身体,说道:"您慢点。"




        "真的是你。嘉嘉。"    她好不容易把身体好好地靠在了王嘉尔给她支起的枕头上,接过他递给自己的老花镜,动作缓慢地戴上,这才看清了眼前低着头,眼圈红红的王嘉尔。




      
     "你看,一来就要哭鼻子,所以我才让珍荣别告诉你。"   她用骨瘦嶙峋的手颤巍巍地拉过王嘉尔的手握在掌心里,哄小孩子一样轻轻摩挲着,"会怪我吗?"





     王嘉尔连忙抬起脸来直摇头,摇着摇着那眼泪就流出眼眶,倒真像个哭鼻子的小孩了。老师看着他,一如既往慈爱温柔地笑,伸手想要摸他的脸,奈何实在没有力气,只好半途收回了手。





        "这段时间在做什么?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照顾自己?"  她拉着王嘉尔的手继续问着,语气里的关心一如往常,可是王嘉尔一直低头哽咽着,一句话也没办法回答她,只知道点头和摇头。她看了后也只能无奈又宠溺地叹气,随后想了想,换了个话题。






       "前几日宜恩一直有来,这几天被我赶回去好好学习了。"  她看了王嘉尔一眼,见他终于抬起头来看她,便继续说道,"他有跟我讲你们的事情,说你真的很照顾他,他很感谢你。"






        王嘉尔没有说话,他知道有时他不去接段宜恩的时候,放学他会去医院看望老师,有时会听他说起。






       "他跟我说的时候,我还在想,我们嘉嘉真的是一个很善良的好孩子啊。" 老师若有所思地望着前方,带着笑,手一下一下地拍在王嘉尔的手背上,"答应我的事情都会记在心里,即便那似乎有些强人所难,真是辛苦你了。"




       "怎么会,只要是您说的,我都会努力去做。"王嘉尔吸吸鼻子,摇摇头,终于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




      "宜恩他,似乎真的很喜欢你。"  但接下来的话让王嘉尔敛了笑意,眼底的情绪变得复杂起来。





       "我不是特别了解你们之间的事,但是我看的出来,宜恩他很开心。他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孩子,而且认准的事情很少会改变。" 她有些担心地说道,"我知道这可能会让你困扰,但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以后的事情,就都顺遂自己的心意就好了。"





       "不管怎样,谁都不要受苦,受伤,就最好。"她像一个淳淳善诱的母亲,温柔地嘱咐着。





      "既然您感谢我,那我可以向您提一个要求吗?" 良久,王嘉尔抬起头来眼神期待地看着她,"我说什么你也都会答应吗?"




      她愣了愣,随后用了母亲般温柔的眼神看着他,徐徐点了点头。




     能不能不要转院,不要去英国,就留在这里做我为你安排好的手术,然后健健康康地回到我身边,永远也不要再离开。




     就在王嘉尔鼓足勇气就要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却被她生生打断了。




      "嘉嘉,我后天就要转院去英国了。" 她突然把手从王嘉尔的手背上撤开,但眼神还留在他身上,"我女儿回来了,她要带我走,我答应了。"





     王嘉尔半张着嘴,大脑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样子,张口结舌地看着她。原来当这些话真的由她亲口说出来的时候,那么痛,那么难过。





      "我想你刚才已经在外面见过她了。这几天她每天都很早地过来照顾我。"她继续说道,"她性子要强,跌跌撞撞地在外面这么多年,现在终于肯回来陪我了,虽然我们一度关系很差,想必也是心里对我有一万个不满意。但是她现在回到我身边了。我真的,非常高兴。"





      她谈起自己的亲生女儿时,眉梢眼角都是温柔母性的笑意,病容好像也重新焕发光彩,眼睛里,充满了王嘉尔以前从没见过的,亮亮的神采。至少从没在她看自己的眼神里发现。






      心脏有一处缓慢而深刻地钝痛起来,王嘉尔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便移开了视线,他觉得刺眼,这样的画面,竟然让他病态般地,心生嫉妒。





     "傻孩子。"  见王嘉尔眼神发直地盯着床铺,沉默不语的样子,她的心里有些不忍,费力地抬手摸了摸他的耳朵,无奈地开口道,"你已经长大了,也应该明白了。"





       "在这世上,可以依靠的人有很多,但是那个真正可以让你依靠到老的人,你要好好地看清知道吗。"




       "就像我女儿,虽然这长达十年的空白每天都无休无止的争吵,可是我心里总是记挂她,我心里都清楚,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只是性子倔了些。这么多年来收到了很多的爱,可是我知道,我唯一能依靠的人,只有她,不论何时都是我的宝贝女儿。"






      "嘉嘉,我注定不是那个可以让你依靠的人,我也不会一直依靠你,那样我总是会于心有愧。"





      "但是那个人,你一定要找到,用尽一切,也要找到他,好吗?"   她说到最后,竟也哽咽,抬头看见王嘉尔已经站起来转过身去,背影微微地颤抖着。





     "老师,您一定要好起来。"   王嘉尔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传来。




      她见他不愿意回答自己的问题,也不愿意面对自己,知道他现在的心情,但是她什么也不能做,只好硬挤出一个笑容,说道:"谢谢你的花。嘉嘉。"




      "你永远是我最喜欢的孩子。"






     王嘉尔推门而出的时候撞见了靠在门边正掩着嘴,泣不成声的女子,她看见他出来后,突然放下手,真诚地说道:"谢谢。"




      王嘉尔抬眼看了她一眼,竟然笑了。





     "你很幸运。"   他说,然后转身不带任何留恋地离开了。





       段宜恩一个人孤单地站在灯光昏暗的校门口,用脚踢着路边的碎石块,门口的保安几次好心地询问他,他只礼貌地笑笑,说接他的人还没来。





      事实上他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以往他最多等上半个小时,如果那时候王嘉尔还没来,那大概就是不会来了,可是今天他心里隐隐的不安感已经折磨了他一整天,那种不安感转换成执拗,让他等在校门口蹲了站,站了蹲,一直到脚心发疼,小腿酸软,他还是不愿意回家。





      给王嘉尔的电话拨出未接通的记录有五通,这好像也超出了平常的界限,段宜恩盯着自己亮亮的手机屏幕,眼看着时间快要到九点,快两个小时了,他叹了口气,看了看四下已无人的街道,拉上卫衣帽子终于迈步离开了校门口。





        待他走到市中心繁忙的十字路口时,却在绿灯亮起的人行道上停住了脚步,转头望了望不远处灯火通明的酒店公寓,思索了一下,竟鬼使神差地又掉头往回走。






    他太想见见王嘉尔了,他想不管是什么事,他大概都需要安慰的。其实也是去碰运气的,王嘉尔不一定在那里。




   


     但他没想到真的能在那里遇见王嘉尔。





    他看见熟悉的黑色车子停在酒店公寓门口,心里有些欣喜,刚想快步走过去,却被打开车门走下来的人,生生地止住了脚步。






     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孩踩着黑色的高跟鞋从车上下来,黑色的小礼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体,她妆容精致的脸上带着神采飞扬的笑容,转身看着身后跟着下车的人。






      王嘉尔身着黑色的正装,衣衫有些凌乱,微微抬起下巴的侧脸面无表情,他随意地单手插在裤袋里,对着回过头的女孩露出一个浅笑,温柔地低了头去听她讲话。








       女孩不知道讲了什么,娇嗔地在王嘉尔的手臂上拍了一下,然后亲昵地挽上王嘉尔的臂弯,小鸟依人的样子。





     段宜恩站在原地有些怔神地站在原地,第一时间竟然是松了口气,因为那五通未接电话,并不是王嘉尔出了什么意外,或者别的麻烦事。他还好好的。







       随之而来的才是难过。他其实有点不敢相信,所以他没来得及消化那些突然涌上来的情绪,脚步就跟着已经进去酒店里的那两人,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






      "先生。。。。?"    "呃,这位同学?请等等!!请出示你的证件!"



     段宜恩不顾门口接待的叫嚷,飞快地拉上卫衣帽子罩住头遮住脸,脚步匆匆地追逐着已经走远的那两人的背影。






     等他有些微喘地追到电梯间时,一楼的电梯指示灯已经亮起,他垂着手站在原地,气息不稳地紧紧盯着显示屏上不断跳动的数字。





     "同学??"    那位追着段宜恩过来的男接待有些奇怪地看了看电梯显示屏,又看了看直直站在电梯前一动也不动的段宜恩,有点摸不着头脑。





      "叮—————"




     电梯最终停在了32层,不动了。



     那个向上的剪头消失了,伴随着段宜恩眼里的光。





     王嘉尔手里挽着安桉,她的絮叨一句也没听进去,倒是回忆起了方才电梯关门前的那一瞬间的那抹身影。



     像极了段宜恩。


      大概是看错了吧,他想。




      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多的都是有心安排,感情也是如此,有时连凑成巧合的机会都没有。


     多残忍。



————————
     tbc


    


    


     


    


    


    


     

Céci_CHING:

段梨捨:

#宜嘉markson# PRESELL




宜嘉六周年联合本《Virtual Reality》预售链接及本宣图


预售时间:2017.06.01 —— 2017.06.15


预售链接:http://t.cn/RSVTvk6


*写手: 

@_覃川大魔王_    

 @Céci_CHING 

@甜酒129l   

 @芥末馬卡龍 

 @BAMMICUTIE 

@Markson的人鱼线  


封面制作/海报设计:@擦光所有火柴难令气氛像从前闪耀  


校对:@Liu佳MiaoMiao   @段梨捨  @恩恩的嘉嘉


特典:@LongForMarkson    @mrkkk1219  


 详见海报,请仔细阅读后购买,拍下后不予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