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看官大人,請至原po太太處留言表愛喔
謝謝

【宜嘉】One and only mission Ⅰ

Dolores:

孤丧风格预警


丧尸出没   末日描写 


奇怪的段王&帅气的小王


先放短一点的第一章上来试个水


大概5-6次更新完结














以下






















I was born to kill you,but the system didn't tell me how to sto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天已经黑了很久,雨却一直不见落下。




直到夜深,才先是淅淅沥沥地仿佛做个预告,然后“唰”地一声好像积蓄已久一样一齐猛砸下来。




闪电将天空撕裂一个巨大的缺口,雷声接踵而至,几乎要和闪电同势炸开人的鼓膜。




王嘉尔叼着一根烟,雾从微张的唇间缓缓流出,碰到极度湿润的空气后滞缓地散开,潜入诡谲的黑暗里。




他身上贴身的黑色短袖被汗水浸湿,贴在那具曲线完美的精壮躯体上,背部的潮湿感让他的脊背不由自主地绷直。




沾着丧尸腥绿血液的刀别在王嘉尔腰间,白色的头发已经有些长了,带着根本没有地方洗去的油被固定在脑后。




他把已经烧到烟屁股甚至烫到嘴唇的一小截烟吐了出来,砸在地上,因为满地的水污而没能弹起来。




王嘉尔有些遗憾地去摸自己裤子口袋里的最后一根烟,叼在嘴里,一下又一下打着已经布满裂痕的火机。




“Fuck...”




要不是白天那只蠢货丧尸用铁棍砸到了王嘉尔的腿侧,这只火机应该还是能有微弱的火光的,至少能点燃不止一只受潮严重的烟。
























一阵细微的动静从外面有规律的雨声中传出,那异动瞬间抓住了王嘉尔的耳朵。




他把没点燃的烟从口中取下,珍惜地塞回口袋里,右手抚上了身侧短刀的刀柄,猫着腰向着声音迈开一步。




“谁?”




半天没有回应。




王嘉尔心下了然,却没有闻到熟悉的尸臭味,拔出刀,放轻脚步踏入屋檐外的阴森世界,在瓢泼的大雨里迅速地将刀抵在了传出声音的东西的太阳穴。




王嘉尔皱着眉头盯着地上双臂环抱着大腿,瑟缩成一团的一个男孩——他的身都被淋湿了,黑色的头发挂着雨垂在头边,黑色的衣服上还有一片不小的血污。




是个人。




“喂,小孩。”




王嘉尔把刀别回腰间,拽着男孩的衣领,把他提起来,迫使他只能一个踉跄后站好。




男孩站起来之后,王嘉尔才发现刚刚看起来只有一小团的并不是个孩子了,应该比王嘉尔小不了多少,肩膀因为恐惧或者寒冷而缩着。




王嘉尔不耐烦地把还站着没动的人拽回了屋檐下,躲开雨水的侵袭。




那男孩依然沉默地站着,王嘉尔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擦去身上雨水的物件。




“你傻吗?站在雨里不知道避避?”




男孩倔强地抿着嘴唇,第一次抬起头来看着王嘉尔,露出头发下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




“在雨里他们闻不到我的味道。”




声音清冷,没什么起伏。




“你这是在怨我?”




王嘉尔沉下脸来,抬手抹了一把快要滑进眼睛里的雨水,跨开双腿坐在地上,眼神望着没有停的趋势的雨。




从男孩的角度看过去,王嘉尔后颈处的伤口似乎还在渗出血液,他本人却仿佛没有感觉一样。




男孩上前一步,一手搭在并拢的双膝上,双腿弯曲半蹲下来,没有颤抖却带点犹豫的另一手伸出去,轻轻触在那道伤口上。




王嘉尔浑身一颤,一把拍掉男孩的手。




“怎么...弄的?”




男孩收回手,在王嘉尔身边学着他的样子坐下。




“小孩,你管的未免太宽了。”




王嘉尔冷笑,没有打算回答。




已经知道了这不是个小孩,王嘉尔却还是喜欢这样喊他,第一印象总是先入为主的。




过了一会儿,王嘉尔觉得自己的话似乎说得有些重了,偏过下巴,手肘撑在右膝上,用大拇指按摩着有些发酸的下颚。




“你叫什么?”




男孩也侧过头,想要礼貌地与王嘉尔对视,可是王嘉尔只是瞥了他一眼就垂下了眼帘,往一片泥泞的地下看去。




“段宜恩。”




王嘉尔皱起眉头琢磨了一下这个名字,嘲弄地摇摇头。




“还是叫小孩吧。”


“哪来的?”




王嘉尔接着问,却并没有显得很有兴趣,只是随便聊两句,毕竟现下还有脑子能说话的“人”也不多了——要么是腐烂了,要么是被吃进不知道哪个怪物腹中了。






段宜恩不知道自己从哪来,但是他却很清楚如何回答能让王嘉尔升起共鸣与怜悯。




“爸妈...都被丧尸撕了...”




故意说得轻松无比却又隐含着难以释怀的伤痛,总能恰到好处地勾起人类心里的同情。




王嘉尔也不例外。




他的拳头在身侧握紧了,稍稍与地面拉开距离,又重重捶下去,让段宜恩听见了骨头与地面相撞的闷响声。






“你...”




王嘉尔的话哽在喉间,父母朋友遇害的场景一幕幕在脑中闪过。




“我没事了,都过去了。”




愈发像是故作坚强的样子,段宜恩很清楚怎么能把控好力度和节奏。




王嘉尔跳出没用的回想,不失警惕地质问段宜恩。




“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看到这边有火光。”




段宜恩冷静地对答。




“你扯淡,怎么可...”




王嘉尔说到一半就停了,猛地记起之前他给自己点过一根烟,即便那火苗极微小,在着已经没有一丝光亮的城市夜空里仍然不是无法发现的。






“你视力这么好?”




段宜恩点点头。




“嗯。”




然后就是沉默了,王嘉尔并没有因为时隔很久再一次见到活人而过于激动,更没有噼里啪啦说个不停。




而段宜恩。




段宜恩的脑子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可以称为迷茫的情绪。




面前这个眉清目秀,眼藏天真与狠辣的少年。




就是他生存的理由吗。























睡觉这种事情,在满空气的血腥味和连续的闪电暴雨面前,还是太过奢侈了一些。




王嘉尔不能睡,而段宜恩不用睡。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感觉时间一直跳跃到了尽头,才有了一条线状的光亮。




太阳挤出一个头,一点一点地跳上了地平线,丝毫不在乎地俯视着这个坠入地狱的人间。




“喂小孩。”




王嘉尔站起来,虽然也没多大作用,他还是拍了拍裤子上的泥,跳了两下,活动被湿气入侵的关节。




段宜恩闻声跟着“唰”地一下站起来,站直了竟然比王嘉尔个头还高上一两厘米。




“走了。”




王嘉尔再次确认了一下身侧的短刀,用手背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往前迈了一步。




段宜恩也迈了一步。




王嘉尔侧头奇怪地看了段宜恩一眼。




“你要跟着?”




段宜恩没说话,但是用行动表示的很明显。




看王嘉尔仍然没有带着他的意思,他稍微有些急促地说。




“我能打。”




王嘉尔一脸不相信,上下毫不收敛地打量着段宜恩瘦削的身体,昨夜湿透的衣服仅仅是成了不再往下滴水的样子,皱皱巴巴地挤在身上。




“瘦成这样?”




“不试试怎么知道?”




段宜恩反问道,同时掀起衣服下摆,亮出了裤子边上卡在腰间的一把弯刀。




刀柄的木头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刀刃也生锈了,布满了可怖的黑绿血液。




王嘉尔有些惊讶,一是惊讶于对方带着刀的事实,二是惊讶于自己竟然没有发现对方携带了武器。




还允许他进入了自己的安全半径内。




他犹豫了一下,甩了甩头,把落在眼前的发丝甩回到不阻挡视线的位置,给段宜恩撂下一句。




“别给我添乱。”




段宜恩脚步带了点雀跃,紧紧跟着王嘉尔的步子。




“那你叫什么?”




明知故问。




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他记忆里的第一个名字呢。




“你真想知道?”




王嘉尔似笑非笑地在前头托着自己的脖子左右歪动了两下,发出骨骼活动“喀喀”的声音。




“想。”




段宜恩肯定地答。




“知道我名字的,不是死了就是变成丧尸了。”




“我不会。”




段宜恩没撒谎,他确实不会,不会死,也不会变成跟那群家伙一样。




王嘉尔挑眉,对这个小孩的话不以为意,却还是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王嘉尔。”




段宜恩笑了一下,是精准的弧度。




“王嘉尔,那我们要去哪?”




“叫哥。”




王嘉尔拎了一把自己的领子,上下扇动,让晨间微凉的细风钻进去,跟胸膛来个“亲密接触”。




“王嘉尔。”




“让你叫哥。”




“我们去哪?”




段宜恩干脆什么不叫了。




王嘉尔突然站住脚,停了下来,往朦胧的城市边缘看去。




那里什么也没有,一片空茫。




那里什么都有,有看不见的希望。




“往南走。”




“走多远?”




段宜恩趁着机会走到王嘉尔身边,肩膀贴上对方的。




两片潮湿的衣料蹭在一起,温热而黏腻。




王嘉尔的动作滞住了一下,然后耸了耸肩,两人的肩自然地分开。




“一直走。”






























短暂的早晨暂时相安无事,估计那群没脑子的蠢东西还在昨夜的雨带来的混乱中无暇出来寻食。




一声类似于“叽咕”的声音在只有靴子敲击泥泞地面声音的空气里格外突兀。




“你饿了?”




王嘉尔停下来,把脸侧滑下来的汗水在肩头擦去,扭头好笑地看着段宜恩。




“有点。”




段宜恩不是饿了,他是“应该饿了”。




“前面应该就有个商店了,如果还没被砸烂的话,兴许还能找点吃的。”




王嘉尔轻笑了一声,加快了脚步。




“到底是小孩...”




而你也只有二十二。




“我十九了。”




段宜恩皱起眉头,对王嘉尔对自己的称呼不太满意。




王嘉尔这回连头都懒得回。




“知道了,小鬼。”




然后想起昨夜瞟见的段宜恩胸口项链的挂坠,一枚十字架。




“你还是先祈祷前面的店里有能吃的东西吧。”


















                          ——TBC——












ps.这篇会尽快写 但是


1.不知道你们对这种题材风格怎么看


2.大概会是比较血腥&丧的风格 也会有些温馨的


3.真的...很难写很难写很难写  虽然大纲写好了  但是就这么三千字 我从起床一直写到现在...








真挚地求评论


(聪明的你们是不是看出来了个大概了?不过不要担心,后面会有大大大大反转的哦,是秘密,不能说~)








如果还想看小甜饼可以告诉我 我也在这个更新期间穿插着写















评论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