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看官大人,請至原po太太處留言表愛喔
謝謝

色-欲熏心

好多奶盖:

-大家好,这是来自@旧城ゝ 的点梗~ 抱抱点梗小宝贝
好久没写了 不知道在写啥
-肉 慎入


色/欲熏心

1
晨曦从流光溢彩的琉璃窗透入,照进原本显得暗沉沉的屋子。屋子里除了那些具有古典欧式风格的家具外,就堆了一地的玩偶——仿真的等身少年少女,袖珍可爱的小矮人,还有一些是做工精细的泰迪熊。
室内的光逐渐流转,直到打到屋内一旁墨绿色的布艺沙发椅上,坐在上面的人翘着二郎腿,修长的手指搭在扶手上,小指微微仰着,阳光便从那缝隙里钻了过去。

段宜恩盯着他面前床上那个几乎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偶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期间他没有任何的动作。那个人偶靠在床边,四肢慵懒地舒展开,如果不仔细注意皮肤和眼睛的细节,几乎能让人以为是真人。


今天他的朋友将它带了来,仿佛是炫耀自己“看,我竟然找到了和你一模一样的人偶。”,又仿佛是希望看到永远云淡风轻两袖清风的段宜恩脸上出现窘迫或者羞耻这种可以被嘲笑的表情。

段宜恩却还是那副天雷都打不动的淡漠,朋友也只能把自己如何知道,又如何得到的事自顾自说了起来。


那么多废话里,段宜恩只提取到“王嘉尔”这个名字。不知道这个人是出于什么目的造了个跟他一模一样的人,但不管如何,这很明显已经让段宜恩生气了。否则,他也不会浪费一个多小时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个人偶身上。

段宜恩慢慢站了起来,亮黑皮鞋踏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嗒嗒”声,他在人偶面前蹲下,伸出长而细的两根手指夹住了人偶的下巴,却发现人偶的嘴唇可以张开。看了里面的构造,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随后他便挑开了人偶身上穿的薄薄白衣,手掌下是冰冷又细腻的触感。直到他摸到下身。前面的硬物和后面可以进入的地方。


手如触电般抽了出来。他深吸一口气,想保持最后的绅士。忍耐了几秒后,他还是粗鲁地把人偶抓起来塞进了衣柜里。





王嘉尔正坐在公园里喂景观鱼。思绪却还在他花了大价钱制造的充气娃娃身上。明明自己花了大价钱造出来的,这么漂亮好看的人偶当然得为自己所用。可自己那白痴朋友却透露给了别人,甚至把他人偶偷了卖了钱。


越想越气。


他把袋子里的鱼粮都倒进池里。然后站了起来准备去别处。边走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

背景似乎是一个聚会,照片上的主角穿着白色的西装衬衫,领带是细长的黑色丝带,一长一短的随意挂着。他白皙的脸逆着光,染着模糊的轮廓。嘴角微微翘着,被光修饰得如同神祇。气质高贵,面容是上流社会最高等的模样。

偶然听到别人谈起他,说他有收集娃娃的癖好。不知怎的,内心大胆的念头升了出来。想着想着,他脑海里又是段宜恩那双眼睛了。


那是他在一本美术杂志上看到了梵高的星月夜,幽深而璀璨。虽然他不懂画,但他却觉得段宜恩的眼睛像极了这幅画。幽深而璀璨的。总之就是格外吸引人。

他觉得自己是有些疯了,怎么突然就喜欢上一个只相逢过一次的人。甚至那人都不曾注意到他。


初次见面的小宴会。

“可以给你拍张照吗?”他鼓起勇气站在段宜恩面前,眼前的人正与别人交谈甚欢。


转过头来时嘴角还是扬着,王嘉尔忍不住按了快门。


“不可以。”段宜恩说完就转了回去。


2
王嘉尔是一个小小的充气娃娃开发商。人缘挺广,在圈子里也有名。那些有钱人,特殊癖好的多得是。像买些高档精细的充气娃娃比起其他爱好可算正常的了。

王嘉尔这次参加的是一个集团董事儿子的生日会。他像原本那样,与陌生人聊天,之后便聊深层话题,推销自己的“产品”。


只是这次遇到的老板太耍流氓了。“可以订做你想要的容貌。”


“真的吗?那可以做成你的样子吗?”


“..啊?”


段宜恩正在远处盯着那个把自己做成充气娃娃模样的罪魁祸首看。他让人几乎把王嘉尔所有的家底全掏出来了。一见到那张脸,他感觉似曾相识。他想了一会儿才记起就是那个给他拍照的人。那个时候王嘉尔的黑头发还是软塌塌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好像星星在闪。


他刚说完“不可以”,那孩子就溜得飞快。他喜欢漂亮的事物,喜欢收集世界上他认为最好看的娃娃。他觉得那孩子长得太漂亮了,作为真人,他都想收藏在自己身边。


他向来是个随心所欲的人,只是当他准备主动去搭讪的时候,那人早就离开了宴会。


本来真是可惜...


段宜恩慢慢转动着酒杯,看到王嘉尔的背影。现在觉得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王嘉尔极有教养地对这个下流老板笑了笑,在他即将把杯里红酒全泼向老板时,身边传来一道声音。


“王先生您好,我家先生请您过去。”耳边传来声音。王嘉尔偏头一看,那人微微笑着,手掌摊开向远处的——段宜恩!


他也顾不上那流氓老板了,随手把红酒塞进老板手里,连忙点头跟着那人去了。

他站定在段宜恩面前的时候,突然心虚起来。加上但又因为见到喜欢的人,心跳扑通扑通加快,他觉得自己站在那里几乎要晕倒了。

段宜恩盯着眼前垂着头眼神飘忽的青年。他开口,“你...”
眼前青年被他吓了一跳,惊慌抬头的模样像只受惊的小狗。眉毛皱着,嘴巴紧张地微微撅了起来。眼睛因为很大,局促几乎是对着段宜恩“坦诚相见”了。白嫩的脸染着紧张的粉红。很想让人掐着脸颊使劲欺负。

好可爱。好喜欢。
“你来我身边。”段宜恩微微倾身,将嘴凑近王嘉尔的耳朵,“我想和你,上床。”


气息吐在敏感的耳朵,激得他身子微微一抖。骚动的内心几乎没有廉耻地想要让他点头了。但他还是理智地跳开了一步,望着段宜恩,“你!你疯了?我们俩不认识啊!你说这种话...你...”


“要我揭穿你?那个,”段宜恩压低了声音,“充气——娃娃...”


羞耻的红“哗”地一下袭上他的脸。王嘉尔露出“你怎么知道”和“完了完了”的复杂表情,低着头无措地转起戒指来。

段宜恩垂着眼盯着王嘉尔转了半天手指,轻轻扬了一下嘴角,拉起王嘉尔的手就往屋外走去。


他甚至都没问王嘉尔的意见就将他摁进自己的车里,绑上安全带,遂而开车回家了。


3
被推进段宜恩房间的时候,王嘉尔惊呆了。里面的玩偶堆得屋子满满的,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了。美丽的七彩琉璃窗给这些玩偶都打上了混合的柔和光晕。


段宜恩直接打开了柜子,把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充气娃娃丢在了王嘉尔面前。白皙的手指微微松了松领带,然后轻轻吐了口气。

王嘉尔捡起了地上的仿版段宜恩,感受到屋内的沉重和尴尬,为了打破气氛的凝重,他抬起头,露出洁白的八颗牙齿,眼睛弯了起来:“你看做得是不是很有技术含量?”


“.....”王嘉尔看着眼前的段宜恩眯着眼对自己勾了勾手,声音突然低沉了很多,像压着什么,“你过来。”

王嘉尔慌忙把仿版段宜恩放在一边,赤/裸的白皙双脚踩着地板走了过来。即使很小心了,但他还是会踩到地上的玩偶。每踩一次,他都抬起头露出抱歉的微笑。等到他站在段宜恩面前时,他已经无数次微笑了。

“为什么要做一个‘我’?”


“因为我...觉得你长得真好看。”还有喜欢你。王嘉尔藏在心里不敢说出来。他小心翼翼地如此回答。看到面前的段宜恩眼神里似乎有揶揄的笑意。


“不得不说,你想得真大胆。”段宜恩拉起王嘉尔的手指,在阳光下细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会弹钢琴的手,会拉小提琴的手,也是可以做充气娃娃的手,可以用力抓着床单的手。他继续说:“我看了你的研究。你很聪明。你想要做点别的什么吗?”

王嘉尔忍不住说道,把自己的疑问一股脑儿倒了出来,“我...我很奇怪....我做了你模样的充气娃娃,一般人不会觉得很侮辱很生气吗?你不是该给我惩罚?骂我或者揍我?或者像你们上流社会斯文败类的做法,轻轻松松让我倾家荡产...”

段宜恩被逗笑了,仿佛是冰雪被融化后的春天味道。摇了摇头,他移近自己的脸,鼻尖几乎要碰上王嘉尔的,只听静谧的室内,他声音回荡着,“因为我色欲熏心啊。”

然后他用右手蒙上了王嘉尔的眼睛,将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温热的触感如果冻,吐出的气息如淡奶。王嘉尔气息紊乱,欲望上来了挡也挡不住。他急切地像头小奶狗,把段宜恩拱进了床里。

上车啦 https://shimo.im/docs/L2ql99y7itsz7LjV

评论

热度(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