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看官大人,請至原po太太處留言表愛喔
謝謝

Welthauptstadt <一>

憑何說痛:

Welthauptstadt (世界之都)


 





咒骂着该死的天气走进办公室,Jackson向搭档抱怨最近恒温系统是不是出了故障,天气完全没有按照厄瑞涅系统(irene system提前告知的预定来。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快一周,厄瑞涅不会出现误报,只能猜想是运作机械本身出现了问题。


“说下雨就下雨,”抽出柜子里的毛巾擦了擦淋湿的头发,Jackson问:“这该归哪个部门监管?投诉有用吗?”


他的搭档朴珍荣看了一眼窗外,只有蓝天白云阳光正好,打趣他:“这不是大晴天吗,只有你来的时候赶上故障了,降雨系统看不惯你?”


“说真的,再这样我一定会投诉,我可不想每天上班下班都面对突如其来的大雨。”


“那就祝愿你能按时上下班。”朴珍荣展开电子屏幕,让他看新鲜出炉的案件,“又一起义体被夺取操控犯案后破坏电子脑事件。”


“不——”


Jackson捂住眼不想看,他为了这系列案件已经熬夜加班了几个昼夜,昨天终于能抽空回家洗澡换上套干净衣服,结果来上班还被故障的大雨淋湿,感觉糟透了。


“为什么不让网络犯罪组的去解决,这种随机的夺取多是通过网络下载导致,没有特定目标,每次都只是利用义体无意义地大闹一通后破坏电子脑,根本无从下手。”


“如果只是单纯电子犯罪的话当然不会轮到我们接手,可你看,伤亡过多,自然被推到我们凶杀案组,谁也不想摊上这堆麻烦。”


朴珍荣耸耸肩,点开近来的案件,现场血淋淋的照片展开来。犯人破坏电子脑的手段很简单,操控义体对着头部进行致命伤害罢了,但很有效,从破烂的头颅里提取出来的信息碎片根本无法解析。


趴在桌上不去看资料逃避现实,他还想留着胃口吃午餐,Jackson问队长怎么说?


“JB?他已经带着新人去现场了。”


“……他能不要什么烂活都往自己身上揽吗,你倒是说说他啊。”


“你知道,没用的。”朴珍荣随意笑笑,拿上制服外套示意Jackson跟他一起走。“去现场看看吧。”


懒洋洋不愿起身,Jackson小声嘀咕有什么可看的,反正也只会是恶心的脑浆四溅,没找到这些人义体被操控的根本原因,永远没办法结案。


不顾Jackson的抗议,朴珍荣将他连人带椅子一起往大门推,快出门了Jackson才不情不愿站起来,穿好还没干的外套跟他一起进了电梯。


 


富人们居住的上城区域环绕着城市中心的巨型圆顶国会堂展开,国会堂正面东西轴景观大道两旁,入驻着重要机构与企业。这里永远阳光充足,以至于Jackson看着那些纯白的建筑觉得刺眼,他说查案难道不该是阴雨天气才够气氛吗,以前的老电影上都这么演的,警探们带着宽檐帽,穿着防雨大衣,拿上一杯咖啡,站在犯罪现场谈论案情。


分析课的bambam在制服外套下穿着十分不符合身份的花衬衫,打着哈欠说:“拜托,现在连现场采证都是由多隆(Drone完成,再带回去让厄瑞涅分析,按照那些古董电影的方法来会累死。”


“都让机械干完了还需要我们做什么,机械可没办法查案。”


“这可说不准,万一哪天厄瑞涅……”


朴珍荣已经戴好手套,打断并提醒他们这里不适合闲聊,bambam收敛了跟Jackson的嬉皮笑脸,向他汇报已知的情况。


“男性,40岁,商人,与以往事件相同,据在场目击者称被害人突然失控,开始是脖子以不自然的角度扭曲,义体四肢变得不协调,然后寻找可以自杀的——”bambam指着现场血迹最多的地方,是尖锐的桌角,“一直不停地往上猛撞,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样,直至电子脑彻底损毁。”


“姑且问一句,有影像吗?”


bambam摇头。


“果然啊……每次都小心地躲过有监控的地方,为了不留证据才毁坏电子脑,比起烧坏神经,用物理破坏的方式更无法修复,为了什么呢……”


抬头打量起死者的家,相当豪华,能看出其身份地位。


“报告上写着第一起义体夺取事件是在某个宴会上?”朴珍荣问。


撇撇嘴,Jackson说:“还不是因为死的是有钱人这个事件才会受到重视。”


“没错,那穷人呢?”


“上面可不会管贫民窟里的家伙死活。”


“不,我不是想讨论贫富差距问题,我的意思是,也许报告上的事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起】,只不过被害者是受到关注的,才引起轰动。那么下城区呢,有没有类似的报告?你知道的,下城区,为了减少麻烦也许只会敷衍了事,还有一些可能根本无人知晓。”


“不是针对有钱人的事件吗?”


bambam一直认为是以富人为目标的仇富运动,毕竟无论如何排查,目前的被害人之间没有任何交集。


“不确定,只是我的猜想罢了,总比毫无进展好。”


“我申请让厄瑞涅排查。”


Jackson瞳孔闪过异色的光,是申请提交完毕的信号,随后他想起来:“队长呢?不是说带着新人来了吗?我还没见过新人,在哪里?”


“你们那儿的新人啊哈哈哈哈!”


幸灾乐祸地带他们穿过走廊去别处的房间,bambam说其中一个长得高高壮壮的,结果看到尸体居然一声不吭晕了过去,JB和另一个新人只好搬着他去休息。


 


显然JB的脸色很不好看,朴珍荣过去拍拍JB肩膀:“行了,我们是新人的时候也好不到哪里去。”


新人之一的邕圣祐正在给躺在沙发上的人扇风,看到前辈们来了立刻站起来问候,不小心把睡着的人带到地上给摔醒了,那人也急忙稀里糊涂地自我介绍,叫Daniel。两人站起来后Jackson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有些不开心地想这个房间里居然自己最矮,腹诽bambam肯定有将腿换成更长的义体,他以前没这么高的。


“第一次在现场看到义体死亡?”朴珍荣点点头让Daniel坐下休息,“以后习惯就好。”


Daniel红着脸看上去有些尴尬:“我、我不是看到才……”


“说起来……我们是进来有一会儿后,Daniel才突然倒下的。”邕圣祐帮着他解释。


“身体不舒服的话回去后去看一下医生吧,别硬撑着。”


现场的后续清理都交给多隆处理,朴珍荣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是午后,提醒JB还记得你每月的这天和女友定好的约会吗。


“嘶——”JB咧了咧嘴,手指揉揉额头似乎是想起了重要的事情,但作为队长的职责使他无法扔下手中的事件去赴约。“没办法了,只有下次吧。”


朴珍荣阻止他:“别下次了,案件没进展,你去约会也耽误不了什么。”


见他还是有些犹豫,朴珍荣又说如果发生什么我们会联系你,JB才勉强点头同意。


“先回去换套衣服吧,你里面这件起码穿了有五六天,适当喝点酒,好好休息一晚上。”


“好,那你多看着点。”正打算走的时候又倒回来,JB指着邕圣祐和Daniel说:“你俩,在这里跟着bambam熟悉现场,这里可不是学校。”


朴珍荣用眼神示意他快走,然后让新人们别在意,但跟着bambam在现场熟悉流程是不错的学习,bambam表示无所谓,只要不碍着自己工作就好。


邕圣祐拿出记录器跟上bambam,认真地打算写下所有流程。


Jackson又开始心不在焉,指了指他拿着的档案:“你们为什么还不接受义体化?现在像你们这样的【原装】很少了吧。通讯也是,查看资料也是,出门都得带一堆东西,反正算是公务员,政府会承担大部分费用。”


“我们……?”邕圣祐有点没反应过来,“Daniel他有接受义体化啊?”


朴珍荣看着手中的资料随口接过话:“可能成为电子犯罪的受害者之一不是吗。”


“公务员有专用的电子脑防护壁。”


“像最近几个受害者也有自己的防壁,不也没能逃过一劫。”


“那我也不是自愿成为潜在受害者的。”


“……Jackson,”朴珍荣有些无奈,眼神从资料上移开看着他,“当时采取让你部分义体化的方案,是为了救你……”


Jackson语气僵硬地打断他说我知道,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朴珍荣摇摇头,简单地对bambam交代了几句后跟了上去。


留下新人不知所措,见气氛不太好,bambam安慰他俩:“嘿,放轻松点,以后只要提到这件事的时候不去参与就行了,最好躲得远远的,那是Jackson的雷区。”


“Jackson前辈是因为受伤才接受义体的吗?”邕圣祐小心地问。


“嗯——好几年前的事了,在我进来之前,所以也是听说的,Jackson在一次任务中受了重伤为了抢救将他部分义体化,以及JB伤得更严重,进行了全身义体化。”


新人们不解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现在义体化太过普遍,实在无法理解只不过是接受义体化而已,有什么只得发火的,况且义体的机能比【原装】好上太多。


bambam想了想说道:“既然你们已经加入这个团队,那也是迟早会知道的,不妨给你们打个预防针——Jackson在那个事件受了重伤,而他的恋人则没这么好的运气,确认死亡,他至今也无法释怀,所以尽量避免他面前提起就行。”










*特别出演


艾琳妹妹名字出镜(irene system)


趾压板的主人公X2

评论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