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看官大人,請至原po太太處留言表愛喔
謝謝

流氓(短篇,一次性)

Totolliy:

  01
  段宜恩是在“联合抗议宿舍无预兆断电”的大型群魔活动中看到王嘉尔的。
  教学楼前人潮涌动,作为龙虎兄弟会的掌门人,他致力于煽动同学热情,一起去弹劾那个扣他车的肥臀校长,不论肤色不论种族。
  直到王嘉尔夹着一本厚重的生物理论课本气喘吁吁的挤进人群,翘着小弧度的鼻尖上汗津津。
  我以学生会长的身份警告你,王嘉尔说,不准再闹了。
  那神态,义正言辞,又柔骨生歪风。
  歪的自然是别个流氓的脑筋。
  段宜恩就直了一对眼睛,腰也没底气叉了,腿也软的没力踩脚下的滑板,满脑子我的老天我的上帝我的披头士,爱神降临的太他妈突然了。
  晕了。老子晕了。
  谁来给老子把这浓眉大眼的娃娃搬家去。
  不,床上。
  
  
  02
  龙虎兄弟会是以段宜恩为首并集结各地纨绔子弟留学生拉成的校园男联盟,与mean girls呼应又不尽相同。
  主业吃喝玩乐,副业泡妞逃课,偶尔搞搞校园反动,荣耀既是败坏道德,简而言之除了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学校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流氓们闯祸就捐楼,闯祸就捐楼,资源互换,平等互利,只要不是拉登再世,就合作愉快。
  直到某一天,龙虎兄弟会更名为龙虎科研友爱学习机构。
  人人都说,中华臭流氓瞧上了华夏小秀才。
  这话怎么说的呢,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那要是遇上流氓呢?
  
  
  03
  王嘉尔被段宜恩叨扰得不胜其烦,每天被一群手拿书本的人形滑板精在校园里围追堵截,要求解题,稍有不慎便会被架去段宜恩面前,好吃好喝伺候着,却是相顾无言大眼瞪小眼。
  这个人生得很灵秀,可惜脑子不好,还很狂躁。这就是他对段宜恩的全部印象。
  因为段宜恩太爱对他傻笑了,笑着笑着,又会突然沮丧。
  终于有一天,他憋不住,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段宜恩搓着手,差点冒出火星子,宝贝,做我的马子。
  王嘉尔沉默了一秒,抄起手上的书本,狠狠砸去。
  他很害怕,恰好隔壁城大学的学术研讨会如期而至,二话不说拎包就走,打飞机走,没回头。
  
  
  04
  当王嘉尔在飞机上看到段宜恩的脸,终于崩溃,攥紧了拳头往流氓身上砸,直骂,你给我滚,你这个阴魂不散的鬼。
  段宜恩被小拳头砸的如同做了按摩般舒服,又不好太舒服,怕伤了小会长的自尊,于是夸张的喊疼。
  后头的乘客依次上来,二人在闹着推搡间,谁也没注意小会长的包里掉了个什么东西。
  我说,既来之则安之。段宜恩巴巴的递上水,我跟着你可是要伺候你的。
  王嘉尔吵的口干舌燥,一身傲骨却不服输,头一扭,不喝。
  你不喝?段宜恩邪邪歪歪的笑,你不喝水,那我可嘴对嘴喂你我口水了。
  王嘉尔猛回头,乖乖地低头咬住吸管。
  从段宜恩的角度看去,满脸委屈,不服,眼眶红了,时不时抬头瞪一眼。可这瞪,哪像瞪?就是小娃娃受了委屈在撒娇。
  娇里娇气的,仿佛勾着人说,你欺负我嘛,再欺负我一下嘛。
  这可是你说的。
  段宜恩的内心戏到了顶,已是人戏合一。欺负你,老子一定把你搞到哭。宝贝儿啊,你得哭,床上哭。
  流氓骨子里的劣根性如是说。
  
  
  05
  肥头大耳的大胡子盖帽警察们打断段宜恩的思绪。
  据说安检发生骚乱,藏毒贩子锃着命的逃上了飞机,现在要求乘客开箱检查,就这么从王嘉尔的箱子里找出了成袋的白色粉末。
  不好意思。段宜恩就挡在手足无措的小会长面前,老鹰护着小鸡子似的,轻车熟路对警察笑得客套。这箱子是我的。
  回身冲王嘉尔勾起流氓笑,宝贝,这回伺候不了你了。
  王嘉尔以为自己见着了大英雄,愣着都说不出话,瘪着张小脸委委屈屈的想小指头勾段宜恩的衣角,最终犹犹豫豫的没有勾上。
  但目光是依恋的。
  小孩子依恋谁,藏也藏不住。
  
  
  06
  保释就是转眼的事。
  段宜恩活动着筋骨从警察局出来,湿漉漉的夜天,路灯扩了亮又散又扩。
  王嘉尔就蹲在底下,抱着膝盖,偶尔抬头往警察局门口瞅一眼,像只无人认领的,等待主人来接的小流浪猫。
  段宜恩受宠若惊,忙走上去,瞪着眼睛不敢认,半天才寻摸着去抓小会长,摸小手。
  你没事吧?小会长忽然就温温柔柔,凑的也怪近的,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比夜湿,勾火又惹人怜的。
  有事,你再凑近点,就他妈真出事了。
  老流氓提溜着最后一点良知想到。
  
  
  07
  水到渠也成。
  段宜恩是打心眼里稀罕他的小会长,之前狠劲的琢磨怎么在床上把人弄哭,到了亮真枪的时候又舍不得。
  十足的放轻了力道生怕把人弄疼了,赔着百分百的呵护跟小心。
  结果倒把小会长弄哭了。
  你干嘛呀。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你使劲啊。
  老流氓暴啐一口,压着小会长的腰就开始进攻,一往无前的攻略城池,亮出本性,活吞配偶的本性。
  小会长,爽不爽。把眼睛睁开,看看,这是你男人。我这功课做的怎么样啊,我的小会长。
  王嘉尔荤素不知,人事不省,勾着段宜恩的脖子讨饶。
  别弄了,别弄了。
  段宜恩愈发欺负他,愈发勇猛。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会长您看我这词用的好不好啊。
  更加放肆的流氓笑,一口一个会长的叫,仿佛在宣告,你那些头衔都是狗屁,在我这,你就是孩子。
  会长是我的宝贝,流氓永远是流氓。
  
  
  08
  第二天,“联合抗议宿舍无预兆断电”的活动仍在继续,段宜恩还是站在高台上,身边跟着五湖四海的兄弟们。
  王嘉尔的小脑瓜在人群里抬起,柔软而幽怨的眼神投过来,也不打官腔了,就这么看着。
  段宜恩蒙了心软了腿。
  不闹了不闹了,老婆的眼神如水,令人心碎。
  就跳下高台,人山人海里拉起小手。
  当流氓有什么意思,走,宝宝,回家去热炕头。
  
  
    

评论

热度(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