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看官大人,請至原po太太處留言表愛喔
謝謝

天真有邪(一)

Markekekeke:


abo(内含私设注意避雷 宜嘉x有尔

第一次尝试所以更新速度不稳定
———————————————————

两辆黑色敞篷车停在不宽的居民楼街道显得过分夸张,更别说车门两边一边站了一个浑身上下充满优越感的男人,其中一个手里还捧着一大束玫瑰花。

朴珍荣躲在自家二楼的窗户边偷偷往外瞄,琢磨着能不能有什么办法把这两个公子哥赶走。

“今天真不凑巧,珍荣已经答应赴我的约了。”王嘉尔嗅了嗅手里的红玫瑰,香气刚刚好。

“我怎么瞧着小少爷这样子像是被人拒之门外?”段宜恩有条不紊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开车时候压在轮盘上弄皱的袖口。

敢情每次来约朴珍荣的时候都会碰到王家的小少爷挡道,他也就习惯了。时间久了甚至觉得比起追朴珍荣来说,跟王嘉尔争才更有意思。

段宜恩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紧接着楼上二楼响起了铃声,朴珍荣懊恼的掐断电话直接拉开了窗帘。

“你们到底有完没完?我说了,你们两个人我都不喜欢。”

本来身为食物链底端的omega就已经是一件辛苦的事情,朴珍荣在碰到这两个难缠的alpha过后简直头都要炸了。

朴珍荣很后悔自己拿着奖学金去读了大学,靠着抑制剂在一群alpha里夹缝生存却还是被王嘉尔识破,死缠烂打一年半直到毕业。


“别怕,我帮你赶走这个变态。”


王嘉尔若有所指,旁边被说成是变态的男人轻蔑的笑了,只是抬眼看着窗台上还穿着淡蓝色睡衣的omega。朴珍荣被段宜恩的目光锁定,情不自禁的感到头皮发麻,他记得第一遇见段宜恩的时候自己正坐在王嘉尔的跑车上,严格来说是被强行拽上去的。

那是个下雨天,王嘉尔不幸和另一个alpha发生了汽车追尾,当时段宜恩下车后也是这样虎视眈眈的打量着两个人。

到最后倒霉的还不是他这个omega。朴珍荣叹了口气。

“商业街新开了一家电影院,我包场。”段宜恩用食指捻起两张金晃晃的vip电影票。

“段先生何必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我说得很明白了。”朴珍荣面露难色。

“听见没,某些人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王嘉尔得意的扬起下巴。

“你也给我滚!”

朴珍荣“砰”的一声关上窗户,把窗帘捂得严严实实扔掉手机就又重新钻回被窝里。



王嘉尔尴尬的将手揣进裤兜靠在车身,斜眼瞄了一下隔壁段宜恩,对方倒像是早就料到结果一样收起了电影票。

“…我说,你是不是故意来搞破坏的?”王嘉尔走到段宜恩跟前。

“是又怎样。”段宜恩抿嘴。

“靠!我不就是撞坏了你的车屁股吗,你嫌赔的钱不够我再让人给你买十辆回来!”王嘉尔瞪着眼。

后者看了眼手腕上的表,离电影开场还有半个小时。

“算了,反正他也不去,我请你看吧。”段宜恩自顾自的拉开车门抬脚迈进去,跟王嘉尔说了句商业街见,右脚踩上油门刹了出去。



诺大的电影院只有王嘉尔和段宜恩两个人,王嘉尔嘴里时不时传来嚼爆米花的声音,奶香味儿飘进段宜恩鼻子里惹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不太喜欢甜的东西。

偷偷观察着身边这个22岁肤白唇红的alpha,一双大眼睛隐匿在黑色微卷的头发下面,精致的鼻尖轻轻嗅着烤焦的爆米花,段宜恩不得不承认刚见面的第一眼他把王嘉尔错认成了omega。

“你之前一直在上学?”

段宜恩趁巨大银屏上女枪手中弹的空隙,拿走了王嘉尔怀里的爆米花桶,抬手捏起可乐罐抿了一口。

“嗯。”王嘉尔盯着屏幕看得提心吊胆,也没多搭理他,甚至无意识的咬住了自己的大拇指。

难怪。段宜恩点了点头,如今这个世道像对方一样单纯没又没城府的alpha实在很少。

alpha高贵的血统注定他们自傲又目中无人,能随心所欲将自己想要的omega玩弄于股掌,连段宜恩都惊奇自己能陪着王嘉尔跟朴珍荣耗上三个星期。

如果面前这个人是omega就好了。

电影演到一半,段宜恩换了个姿势继续翘着腿,心不在焉的看着这场枪战。


从这场电影开始,段宜恩和王嘉尔的情敌界限变得愈发模糊,有时候两个人同时被朴珍荣放了鸽子,王嘉尔就会顺便请段宜恩去高档餐厅吃顿饭,作为回礼,段宜恩也会请对方看电影,包场的那种。


星期六下午两点,王嘉尔终于在图书馆里逮到了许久不见的朴珍荣。

“珍荣,你最近都不接我电话了。”

“你什么时候把段宜恩轰走我什么时候理你。”

朴珍荣没好气的整理着书架,其实如果抛开王嘉尔对他的追求,他们俩算是朋友。反正知道对方脸皮厚也不会对自己硬来,他也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个烦人的家伙。

“放心,他不是来真的。”

王嘉尔靠在实木架子上,细数段宜恩骚扰朴珍荣的次数还没有骚扰自己的多,心想这人多半是闹着玩儿的。

“我凭什么信你。”朴珍荣把一大摞书扔给王嘉尔继续说。

“谁知道你们俩是不是商量好了来搞我。”

“你这么说就过分了。”王嘉尔撅着嘴装作一脸无辜,索性他还在读书的时候也是靠这么一副嘴脸骗取了朴珍荣的好感。

“他真对我没什么兴趣?”

“真的。”王嘉尔点头,随后又补了一句。

“其实我想和你交往也是真的。”

“这事儿咱没得商量。”

朴珍荣从王嘉尔怀里取走书,把他一个人晾在了外头。

王嘉尔支着下巴,明明望着珍荣的背影,脑子里却是想着明晚跟段宜恩说好了要去参加他的生日party。


生日当晚,25岁的段宜恩作为段氏集团的长子被一群穿金戴银的女omega包围,王嘉尔穿着红丝绒做成的礼服外套站在不远处观望,难免有些同情他。

随着时代发展,很多omega已经从贫穷阶层一跃而起踏入富裕生活,在金钱上她们丝毫不输给某些alpha家族,可地位这种东西一出生就已经注定了。

所以那些有钱的omega挤破了头都想被上层社会的alpha选中,从此成为真正的金凤凰。

“段宜恩。”王嘉尔举着红酒杯在另一头唤了一声。

抬头看见王嘉尔的瞬间段宜恩眼前一亮,对方将头发拉直了,把额前的散发全部束到脑后,露出精致的鬓角和眉眼,配上合身的礼服十足抢了段宜恩几分风头。

上一秒还对段宜恩穷追不舍的omega们在见到王嘉尔之后,更是多了个搔首弄姿的对象,扑面而来的香水味夹杂着混乱的信息素将王嘉尔包围,他低头看了一眼鞋尖,脑子晕乎乎的。

“怎么才来。”段宜恩不动声色的走过去将王嘉尔拢到身后跟这群饥渴的野猫拉开一些距离。

再抬眼,段宜恩的眸子里多了些警告的意味,识相的omega们虽有不甘但也只好停止了前倾的步伐。

“等你很久了。”段宜恩转过头发现王嘉尔正盯着自己看,白皙的皮肤在水晶灯照耀下显得更加光滑细腻,让他忍不住想伸出手去捏上一把。

“路上堵车,抱歉。”王嘉尔伸出手帮段宜恩抹去了衣服肩膀处不小心蹭到的女人的口红,末了又凑近他嗅了嗅。


他说,原来你是威士忌的味道。


段宜恩的信息素闻起来像威士忌,直入鼻腔的瞬间有点儿酸涩,之后一股辛辣感刺激得王嘉尔皱起了眉头,可那味道最终沁进感官的时候却只留下原野十足的小麦甘甜。


他微微愣了一下,就那么几秒钟的时间王嘉尔已经退后到了正常的距离。




—TBC


不要问he还是be…(被问怕了_(:_」∠)_



评论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