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看官大人,請至原po太太處留言表愛喔
謝謝

Starving

船船船船长啊:

*一发完


*一艘游轮(自以为)


*涉及黑道& X药play  


*有bug也不管,哈哈哈


 
 


        中空的欧式圆形建筑,加上种种饱含现代科技的设计,非但不显得奇怪,反而在庄严肃穆的风格中又更添几分稳重与霸气。内里的结构设置得从第二层到第十层的看台,都可以清楚地看到第一层大理石平台中央所展示的“物品”。




        不过现在的场面,倒有些像黑道的大聚会了。


 
 
 


        就在一周前,屹立香港黑道百年不倒的王家本家,在王爷病倒之后,被旁系里的一支给颠覆了。王家本与日本的山本组,尼泊尔的比兰德拉家族并称亚洲三大家族,属于跺跺脚整个黑道界也要震三震的势力。现如今新上任的家主是王爷的一个远房堂弟,狠辣角色,特地为了昭告自己正式接手王家而设宴,请了黑白两道众多大人物来见证。




        小的势力自是不敢拒绝王家,而大的势力也抱着打探一下新家主的实力和性情等心思,各个一把手们也不委派下属,纷纷亲自到来,也算给足了王家面子。至于这面子是给新的家主的,还是给王家这个名号的,大家也都心照不宣。




        而本部设在美国LA的GOT是毋庸置疑的美洲龙头,无论黑道白道哪个堂会都会忌惮三分,所以段宜恩此时,就是坐在视野最为广阔的顶层那一圈看台里,正对着展台的大包间,隔着一层透明的防弹玻璃,淡淡地看向下方的平台。




        盖着幕布的大型鸟笼被从内间缓缓推出来,停在展台中央,展示员大手抓住幕布一扯,露出了里面只在重要部位围了几圈纱布的女人。展台边一圈摄影机将她丝毫没有任何伤口和瑕疵的光洁皮肤投放在大屏幕上,即使被蒙着眼睛也可以看出面容的姣好,不过此时却只知道跪坐着瑟瑟发抖。




        “是王爷的情妇。”bambam抽出嘴里的棒棒糖对段宜恩说。




        站在沙发另一边的金有谦不屑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难道他们以为老大会看上这种货色?”




        “说你傻你还真傻。”bambam白了他一眼,“先不要说她本身家族身份不低,就凭她是王爷的女人,也可以让下面这些人血液沸腾了。”




       “况且……”bambam神秘兮兮地朝坐着的段宜恩靠过去,“据我的人打听,王爷生病后不少事务都是她决定的,能撇开那些精明的本家直系而掌权,这女人手段不低。”又直起了身子挺着胸,“当然了,现在王爷死了,本家也没了,也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了。”




        金有谦最是看不惯他这故弄玄虚仿佛一切都运筹帷幄的样子,指着他不满地质问:“你哪儿来的这么多小道消息?”




        bambam二话不说怼回去:“要不怎么你回回跟着老大枪林弹雨里穿梭还是当不上这二把手呢。”




        “呀bambam!你别嚣张我跟你说!”




        “又来了又来了。”bambam气定神闲掏了掏耳朵伸到面前装模作样地吹了吹。




        一直没说话的段宜恩微微抬手,打嘴仗的两个人自觉地同时噤了声,乖乖站好在段宜恩身侧。




        能将除去王爷之外同样不可小觑的本家一举吃下,看来,这个新家主,也算是个厉害角色。段宜恩继续把视线投向下方。


 
 
 
 


        展示员提来个装满了蛇的大玻璃箱子,把里面的蛇一条一条地引到了笼子里去,待到女人渐渐被蛇群给包围却还没有一条碰到她的时候,展示员伸手解开了她眼上的绷带。




        女人在看到四周情形的第一时间尖叫出声,许是因为事前的调()教,身子动弹不得,只得眼睁睁看着那些被拔了牙的毒蛇吐着信子慢慢地顺着她的小腿缠绕上来,有几条还扯松了她身上的绷带,露出了大片风光。




        展台后的大屏幕上清晰地映出了女人双目含泪的惊诧神色,让人我见犹怜,效果颇佳,至此,展示员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意大利贝鲁奇先生出价一百万美金。”负责主持的人刚开出底价,就有人加价了。




        “意大利费迪先生出价两百万美金。”




        ……


 






 


        “这些个黑手党一旦争起什么东西来真是……”bambam无语地扶额,下意识地望向段宜恩手边台子上那个红色的按钮,没一会儿又急忙甩甩头把脑子里的疯狂想法甩出去,转回视线。自己在想些什么,以老大这个性子,能赏脸过来已经惊到了那群大佬们了,怎么会去要这些没什么用的东西。




        另一边的金有谦早在蛇群缠上去的时候就扭开了头,但见bambam投来鄙夷的眼神,还是不服输地开口点评了一番:“王家虽说比不上咱们吧,也是黑道大家,前家主更是因为威望高被尊称一声王爷,可现在居然给这个新家主败坏到这种水平,搞个这样上不得台面的拍卖会,看来旁系就是旁系,终究成不了大气。”




        bambam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在看到他讲完似乎是觉得自己讲的好而得意忘形的样子又无奈地摇了摇头转回视线。本来以为这人变成熟了呢,结果还是个孩子。


 
 
 


        不知不觉间类似这样的“展示”已经进行了好几轮,好几个原本在王家身居高位的人都被当作物品一样拍卖了出去,眼看不少大佬们都提起了兴趣,主持人清了清嗓子,告诉大家稍安勿躁,接下来才是今晚的压轴戏。




船长的船票售卖处







评论

热度(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