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看官大人,請至原po太太處留言表愛喔
謝謝

顶级赌徒<肆>完结

甜酒129l:

“Wow”林在范一边开着车,一边做出一副夸张的表情,


“没想到……我真的很为你难过。”


“别听他的。”坐在副驾驶的朴珍荣面无表情的摆弄着平板电脑,一边定位Asura的车一边向总部发送信号。“他刚接到Bambam发过来的资料得知你的小情人是Asura的头目时笑的不知道有多畅快。”


王嘉尔整个人横躺在后座上,两条腿架起支在车窗上,满脸的生无可恋。


“我们JJ Project少说两句吧。”


他闭着眼睛,只想要抓紧时间睡一觉补充精力,荒唐了一个星期,他现在的体力怕是对付不了一会儿的恶战。


更何况,他说过,再见面一定会杀了段宜恩。


段宜恩刚一离开,林在范和朴珍荣就直接一枪崩开了他房间的门闯了进来,王嘉尔还躺在床上没回过神,朴珍荣站在他床边口齿清晰念出来的资料在他听来简直像是天书。


“什么是Asura?”


“Royal用来对付我们的专项小组。”


“Mark是谁?”


“Asura的负责人之一,中文名是段宜恩。”


……


“他会杀了我?”王嘉尔气若游丝。


“不。”朴珍荣走过来,把王嘉尔惯用的那把枪丢在他面前,“你会杀了他。”


“我们的线人传来消息,Mark目前已经回了基地做准备,计划是夜袭酒店,直接把你按床上抓回去,并以你为突破点击溃Killer。”


林在范的语气毫无起伏,冰冷低沉的语调让王嘉尔一阵昏昏欲睡。


“所以现在,我以Killer未来当家人的身份命令你,马上起来,跟我们走。”


听到这话王嘉尔倏然清醒,他从床上跳起来,紧紧地盯着林在范。


“你终于决定对那几个老家伙动手了?”


“如果我们有命从你的小情人手里活着回去的话。”


闭上眼睛不再乱想,王嘉尔躺在后座上沉沉睡去。


王嘉尔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白天还晴空万里的LA此刻乌云翻滚,闷闷的雷声从远处传来。


林在范和朴珍荣不在车里,王嘉尔从后座上爬起来,看到他们两个人正倚在车前抽烟,姿态亲密的说着话。


耸耸肩,王嘉尔又躺回去,脑子里空了半天才有一个念头逐渐清晰起来。


为什么这么久了Asura还没有追上来?要知道,作为他们的宿敌,Royal的专项小组业务不会这么差。


一声枪响划破寂静,王嘉尔飞速起身做好战斗姿态,车窗外林在范拿着枪指着不远处的地方,朴珍荣大跨步回到驾驶座,准备把车子开进废弃工厂。


而王嘉尔就像着了魔,那一刻他像感受到了某种牵引,他滑下车窗,往枪声响起的方向看去。


墨色的翻滚着层层叠叠乌云的天空下,一抹血色的身影越来越近,他像一尊战神一样,用可怕的眼神和缓慢却有力的步伐一点一点走向他的猎物。


孤身一人,满身血气。


天空中有闪电一闪即逝,王嘉尔在这道短暂的光亮里呼吸急促的发现,他在笑。


段宜恩在笑。


那种他们亲吻时,他们走在阳光里时,他们做(啦)爱时,段宜恩总会露出的温柔笑意。此刻那笑容挂在一张沾满血污的脸上,竟也有一种决绝的美感。


“王嘉尔!你做什么?”


朴珍荣的怒吼响起时王嘉尔才惊觉他已经情不自禁的扣动车门把手想要下车走向那个人。


他收回手,眼睛还紧紧盯着段宜恩的方向,自言自语的说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


“也许是个套,王嘉尔,你别感情用事。”


“他会杀了我?”


王嘉尔又问了一遍这个问题。


朴珍荣从后视镜看他,一时之间竟也无法回答。而他看到后视镜里的人眼神从迷茫变释然,王嘉尔给了自己回答。


“他不会。”


打开车门,王嘉尔飞快地下了车,奔向段宜恩。


朴珍荣急的跟着下了车,蹲在车边架起枪,和林在范交换了一个眼神。如果有什么不对,他俩会立刻扣动扳机解决段宜恩。


王嘉尔的脚步在距离段宜恩只剩下不到三米时停了下来,用目光打量了一遍段宜恩,王嘉尔才发现他的身上有不少的血是属于他自己的。


肩膀上的枪伤,左侧脸颊的刀痕,甚至小腹都有一处不知被什么武器造成的伤口,已经做了最简单的止血措施,一个可怜兮兮的布条正系在上面。


段宜恩依然含笑看着他,像是累极,开口时声音都沙哑的快要听不出音调。


“Asura算我在内五十七名杀手,负责人除我之外还有一个叫David的蠢货。”


王嘉尔皱眉,猜不到段宜恩为什么会以坦白作为开场白。


段宜恩继续说下去。


“这里面只有十个是我的人,但也已经足够了。”


“我在离开酒店前,你还睡着的时候——偷偷吻了你,顺便给你的朋友Snake匿名发送了我的资料,回到基地算着时间在你差不多已经离开时才带着他们攻到酒店。”


“我的十个人,和剩下的人在那里打了一仗。”


喘了喘气,段宜恩看着王嘉尔笑着露出小虎牙。


“他们都死了,只有我能追到你。”


背后的朴珍荣挂了电话,轻轻点头示意他刚接到消息,段宜恩说的都是真的。


Asura在酒店发生内斗,两败俱伤,Royal的人赶到时那里已经火光冲天,酒店的人早就逃的差不多了,没人注意到活着离开的Mark。


再也迈不出一步,王嘉尔站在那里浑身发抖的看着段宜恩。


“我一直以为我最怕的是你会杀了我。”


自嘲的笑了笑,王嘉尔强迫自己声调平缓。


“但我刚才脑子里想的全是,如果段宜恩死了怎么办,我甚至还说,一定会杀了你……”


“你已经做到了。”段宜恩低声的哄他,“Mark在那个酒店,被那场大火烧死了,有尸体和我的枪留在那里作证,全世界都会知道,Mark是为你而死。”


王嘉尔的喉咙像是哽住了,他张张嘴,却连一个音节都没有发出来。


段宜恩一张小脸苍白的快要失去血色,用最擅长的委屈表情冲王嘉尔张开手臂。


“我好累啊嘉嘉,你过来抱抱我好不好。”


林在范和朴珍荣已经把车开到了旁边,车上有可以拿来简单消毒伤口的急救包。


闭了闭眼平息情绪,王嘉尔走过去,无视段宜恩张开的手臂,一下子把人扛起来丢进了车里,然后恶狠狠的警告:


“伤好之前别想抱我。”


委委屈屈的点头说好,段宜恩缩在一边看着王嘉尔上车,偷偷蹭过去挨着人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去哪里?”


朴珍荣问坐在副驾驶上的林在范,他不认为此刻后座上快要黏在一起的两个人会给他什么意见。


“回总部。”


“来之前我布置过了,刚刚发送了信号,我这几年暗中培养起来的势力现在应该已经控制住了那几只铁公鸡,我们回去收个尾,打扫战场,给王嘉尔的小情人找个大夫治治伤。”


“那以后我们做什么?”发动车子,朴珍荣接着追问。


“惩恶扬善?劫富济贫?”林在范无所谓的耸肩,“我没什么想法,都听你的。”


“你以后想做什么?”装睡的段宜恩睁开眼睛,一脸认真的问王嘉尔。


“我呀。”王嘉尔狡黠的笑起来,大眼睛弯起来盛满了不怀好意,他凑到段宜恩耳边,声音又哑又诱惑。


“和你日日蹉跎,夜夜笙歌。”


黎明来临了,第一缕阳光穿破层层乌云洒在马路上,被飞驰过的汽车压碎,一点一点蔓延了一整个天地间。


—END—

评论

热度(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