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看官大人,請至原po太太處留言表愛喔
謝謝

同谋(二十一)【宜嘉】

Markekekeke:


王嘉尔去手机店重新买了一个手机,办卡的时候店员问他:

“先生请问您需要换号码吗?”

王嘉尔蹙眉想了一会儿。

“…不用了…就帮我重新办张一样的吧。”

拿着新的手机王嘉尔有些忐忑不安,他怕手机突然响起,又怕手机一天都没动静。
好不容易出来透个气,王嘉尔决定不这么早回去,插上耳机漫无目的走在街上,所到之处好像都有自己曾经和段宜恩在一起的影子,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沿着路走到了小区门口。

现在回家的话就能见到段宜恩了吧?

王嘉尔忽然鼻头一酸,仔细想想已经同他分开两个星期,虽然几乎每晚都会和Mark见面,一样的脸,感觉却真的很不一样,从Mark身上完全看不到段宜恩的影子。

脚步变得有些沉重,后退也不是,向前也不行,干脆直接蹲在地上,重心下降之后好像泪点也变低了。王嘉尔看见一对情侣一起牵着狗从门口经过,男生搂着女生摸了摸她的头两个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想起段宜恩也最爱摸自己的头,可后来自己每次都要嫌他弄坏了发型;不止是摸头,似乎还有好多事情都因为自己嫌这嫌那所以渐渐消失了,这一次消失的会不会是段宜恩呢?


最后他还是回了酒店,坐在床边挨个打开了自己的聊天软件,朋友圈里的大家还是个自过着自己的生活,失踪这么长一段时间,一开始还会有人发消息来约他出去玩儿,没有得到回应后来渐渐就没再找过,也没人关心他最近在做什么,为什么一直不回消息。

而段宜恩,已经把自己删掉了,虽然知道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是Mark干的,他心里还是为那剩下的百分之五而感到失落。

整整一个下午,没有一条短信,好不容易铃声响起,接起来发现是诈骗电话,王嘉尔对着手机另一边的人破口大骂,烦躁的把手机扔到床上。


今晚Mark也没来,王嘉尔知道一定是段宜恩还没有睡,拿起手机打开看了一眼又关掉,他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到底是在等Mark过来还是在等段宜恩的电话。

或许两者都有,或者后者要多一些。


似乎是心灵感应,沙发上的段宜恩鬼使神差的想要再给王嘉尔打个电话试试。

从沙发缝隙里摸出手机,手指触到拨号键的那一瞬间屏幕突然黑了,段宜恩按了两下发现手机没电了。

叹了口气,他又重新把手机扔到一边。

这几天连着打了很多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就算刚刚拨出去了可能也是一样的结果,何必要再次听着嘟嘟嘟的声音感伤。

如果对方真的有意躲着自己,那再怎么找也是没用的。


第二天早晨是Mark出现了,他兴奋的跑去酒店找Jackson却发现对方还在熟睡,手里拽着新手机。

Mark微微皱眉有些不悦,Jackson买手机做什么,他已经不需要再联系别人了,正想把他摇醒,一个坏点子突然从脑子里冒了出来。

自己不是正愁什么时候给段宜恩最后一击吗?或许现在时机就已经成熟。


王嘉尔依旧是中午才醒,睁开眼时下意识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他立马从床上撑了起来。

段宜恩早上给自己发了一条短信,王嘉尔的心骤然收紧,他试着深呼吸却完全得不到放松。
想要假装自己毫不在意,王嘉尔放下手机不紧不慢的下床去了卫生间,拧开冷水洗了个脸,挤出牙膏,没等到刷完牙还是跑回了床上拿起手机,有些抖的打开了短信。

紧收的心脏像是骤停了一下,王嘉尔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每个字都恨不得看穿。

其实也就那么一句话而已。

[有空的话,回来把东西收拾了吧]

王嘉尔撩起头发在地毯上来来回回的走,脑子一片混乱甚至有些泛白。

终于还是像普通情侣一样,争吵 冷战 分居 最后分手吗?

找前台的人送来几瓶酒,王嘉尔决定今天谁敲门也不开,上一次没有喝够的,这一次要加倍的喝回来。


将近晚上九点,段宜恩发现自己在书房醒过来,胳膊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的东西让他很疑惑,可他几乎想也不想的就跑下楼抓起外套往门外走。

到小区门口东张西望的寻找着的士,等了快五分钟都没有空车,段宜恩沿着马路一边走一边招手,最后上了一辆黄色的出租车。

“去哪儿?”

“到XX酒店。”

段宜恩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颤抖。

纸条上,有人用很眼熟的笔迹留下一句话,至于纸条是谁写的,写的人是怎么进屋的,这些问题段宜恩统统都来不及思考,他只在意王嘉尔终于有下落了。

XX酒店 707号套房


——TBC


昨天偷了个懒 🙈 今天继续



评论

热度(108)

  1. FMarkekekeke 转载了此文字